第95章 第三个世界(二合一大章)

听书 - 反派就很无敌
00:00 / 00:00

+

-

语速: 慢速 默认 快速
- 6 +
自动播放×

御姐音

大叔音

萝莉音

型男音

温馨提示:
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?
立即播放当前章节?
确定
确定
取消
全书进度
(共章)

麦凡接过名片,依然有些不解:“这是什么学校?怎么可能有这么牛的校园?”

就算是一等一的军校,大佬的心腹爱将,刚毕业的时候,也要从基层军官,或是从旁参谋的职位做起的吧?怎么这个学校就会如此的神奇?

就在这个时候,对面的好友对着反派做了几个字儿的口型。

‘特务培训’

反派一看吓得连连摆手,打算干脆的拒绝了。

“你别着急拒绝啊!”这位公子哥将麦凡一把搂了过来,好心的把这个词儿又解释了一下:“我说的那个此特务可不是你心中所想的彼特务啊。”

“谁说我爸爸给现在的政府干活,我们就是给膏药旗那个弹丸小国卖命的汉奸了?”

“我们这些人里边就不能有几个身在曹营心在汉的人物了?”“这位先生是隶属于庆重方面的。”

“我想不用我说,你也知道是什么人吧?”

反派是纨绔,但也算是见多识广的纨绔。

他在听到了那个名字了之后,对特务两个字儿的挣扎与拒绝也就没有最开始那么的激烈了。

这位好朋友一看反派有了软化的趋势,就又给他添了一把火:“更何况,你不是也想要自己的父亲知道,你并不是一个只会惹事儿的废物吗?”

“今天,那群人欺你辱你,还给你扣汉奸的帽子。”

“等到你从先生那边受训出来,所有的人都知道你是做什么的了。”

“到时候,你不但沉冤得雪,那些个曾经诬陷过你的人,也落不着好!”

“而你在你父亲的面前,也可以扬眉吐气,再也由不得他说你是废物了。”

这番话成功的说动了反派,他将名片收好,老老实实的随着家中的人前往香江城,后就联系上了这位先生的所在。

在经过了两年的特训之后,这位大反派被派往海上市,担任情报站行动组的组长。谁能想到,在一次执行任务的过程中,反派麦凡再一次的与这个世界的主角,那对曾经坑了他的狗男女碰上了……

只不过这一次,三个人连同一个路线的人都不算了。

因为兰梦瑶与杜若松已经受到红色思想的影响,成为了光荣的红党人员了。

他们受到上级指派,潜伏在海上市,负责收集情报并向外界进行传递。

然后,他们三个人因为同一个任务碰上了。

之后,反派就乐了。

他能不清楚自己党内对于这些红方面分子的态度?

到了这个时候,新仇旧恨可以一起算了。

这位反派真的是结结实实的给那对苦命的鸳鸯找了不少的麻烦。

若不是最后的大势所趋,人心所向,国内形势风云突变。

说不定那二位会被其追咬一生,谁死谁活都说不定呢。

可惜反派不明白,正义从一开始就不站在他这一边,等待他的只有一个失败的结果。

大概是有些不甘心吧?

这个世界的反派就与系统达成了协议。

他想要看看,若是换一个人重新过来,会不会走的比他顺利些。

然后,麦凡的爷爷来了……

这让史上最强反派执行人……很没有面子。

现在,麦凡来接班了。

……

吸收完了所有始末的麦凡再一次捏了捏自己的鼻梁。

真是见了鬼了,这件事儿他要好好想想。

最起码,第一步,他不能背上一个临阵脱逃,汉奸苗子的名头。

麦凡正想着呢,那躺在榻上的姑娘想是睡足了,她嘤咛了一声,揉着眼睛,就从床上起了身。

“小凡爷,现在天色还早的,你要不要再来睡一会儿啊……”

说着话的工夫,这姑娘已经裹着薄被,赤着脚,走到了麦凡的面前。

还没等麦凡作何反应,那姑娘身子一歪,已经坐到了他的腿上。

……

案台昏黄的烛光的笼罩下,映出一双秋水盈盈的双眸。

不是麦凡自吹,这姑娘对他有情。

只是这情谊是为了什么,还需要两说,但是只要是有,有件事儿说不定就能通过她办一下。

麦凡也没矫情,他把这姑娘往怀中一搂,将对方那双白净的柔荑放在自己的大手中把玩起来。

在撩的这姑娘美眸迷胧的时候,突然在她耳边来了一句:“清风亭的浅浅姑娘你熟得不?”

只这一句话,就让他怀中的姑娘蹭一下坐了起来,瞪着双杏儿眼有些难过的看着他:“小凡哥,你,你看上别人了?”

麦凡轻笑一下,掰着姑娘的肩头,将其又揉进了怀中:“没得,你担心个什么劲儿?”

“我是想要你帮我传一句话,我想见她一面。”

听着好像不是男女之情,怀中的姑娘人也跟着软了下来。

“那?什么时候?”

麦凡抬手看看腕子上的精钢手表:“她晚上没得客人?”

姑娘点点头:“浅浅人很怪的,她跟我们不一样。”

“我总觉得妈妈是怕她的。她只要是不想接的客人,冯妈妈从来都不勉强她的。”

麦凡听了笑笑,抬手捏了捏她的下巴:“你是不是很羡慕这位浅浅姑娘?”

麦凡怀里的这位,难得是个憨实的人,她点点头应了:“是的,十分的羡慕。”

说到这里,就不得不说说这长三堂子里的姑娘们……过的都是什么日子了。

能在长三堂子中过活的姑娘,其实没有过的太差的。

她们虽然没有书寓中的姑娘们身价高,受追捧。

但是对外面的客人们来说,她们也是女校书,是身怀技艺的艺伎。

进得长三堂子里的客人,无论是喝茶,听曲,还是留宿,只要进门就要掏出三块大洋的。

可是在这种高档场所,姑娘们更会分出个高低的。

比如麦凡怀中的这位,就是长三堂子中不甚起眼的那位。

早早的过了小书生的坎儿,现在不就搂在麦凡的怀中了吗?

而她羡慕的那位浅浅姑娘,年岁跟她相仿,却是被妈妈哄着,捧着的。

从未见过有人在她的房中留宿。

这怎么不让这位叫做莹莹的姑娘羡慕呢?

麦凡知道她什么心思,既然现在是他过来接手了反派的任务了,还把这姑娘睡了。

他这个人也不是吝啬的主儿。

他让这姑娘替他办事儿,也不会亏待了她,他给这姑娘承诺到:“那你今晚上帮我将她约过来,作为回报……”麦凡的指肚就在莹莹的小圆下巴壳儿上蹭了一下:“你的小凡爷,就为你包下半年的场子。”

“真的!”听到这里,莹莹的眼睛蹭的一下就亮了,她有些激动,蜷在被子里的小脚丫就往外面够着找鞋:“小凡哥,这可不是我逼着你的啊。”“你等着,我这就去给你把人找来。”

说完,她勾上自己的粉色绣鞋,回到榻上,披上一件同色的轻纱,就往屋外跑去。

麦凡先是愕然,转而摇头笑了。

趁着没人,他四处打量一番,起身,将校服给扣好,转过头,才将房间的窗户冲外推开。

……

约莫过了有一刻钟的样子,一阵絮絮叨叨又带着几分小心的声音从门口传了过来:“浅浅姐……就在这里……求你了,求求你呀。”

一个冷冷清清的声音叹口气:“推门吧,我都到这儿了,你当我什么意思?”

莹莹欢快的轻应了一声:“哎!”一把,就将房间的门给打开了。

……

这个时候的房间,已经被麦凡整理好了。

原本的旖靡慵眷之气一扫而空,用来待客的案几上,还点上了一盘松香,正显清雅,是个适合谈事儿的地方。

麦凡坐在灯下,有一搭无一搭的拨弄着油灯的转扭。

仿佛第一次见到这物件的孩子,玩的满是兴趣。

“麦先生找我?”

麦凡一抬眼,对着案几对面坐了一个请的手势:“坐。”

他这一举动反倒让站在门口的两位姑娘愣了。

还是花莹莹先反应了过来,她一脸喜色,用一种意味不明的眼神瞟了一眼身边的浅浅,然后蹦蹦跳的进了门。她这一进了屋子,就往麦凡的怀中钻去,如同刚下床一般的,坐在他腿上并打算离开了。

麦凡推了莹莹的腰一把:“去,将浅浅姑娘迎进来,我有正事儿。”

这小姑娘被训了也不以为杵,嬉笑了一下,就将浅浅给接进了门。

不怪她们两位的反应会这么奇怪。

因为但凡见过浅浅姑娘的男人,就没有不失神的。

这位浅浅姑娘与一般的楼子中的姑娘实在是大不同。

在这个年代,甭管姑娘们是洋派的还是中派的,她们对自己的一头秀发,可是极其爱护的。

但是这位浅浅姑娘……她却将头发剪的极短,像似一个男人。

再配上她极其艳丽又富有攻击性的五官,莫名的就给人一种巨大的视觉冲击。

只觉她得像是一朵娇艳绽放的红玫瑰,辣的扎手,美的惊人。

也难怪浅浅姑娘会成为卿浅斋中最特别的存在,被冯妈妈当成一个宝贝一般的护着。

但是麦凡知道,这只认利益不顾人情的妈妈,并不是因为美貌才护着这位浅浅姑娘的。

她护着的原因……

麦凡对着已经进了屋子的浅浅姑娘做了一个请坐的手势,开了口:“深夜叨扰,深感冒昧。”

“实在是有件事儿,想要对浅浅姑娘听听,希望姑娘能一解我的愁闷。”

这位浅浅姑娘不说话,映着灯光将麦凡仔细的端量了一番,发现对面这个男人真的不是为了‘性’趣将她招过来聊天的,这才抚了抚凳子,缓缓的坐了下来。

麦凡挑了下嘴角,放下手中的油灯,将手伸进了怀中。

在他做这个动作的时候……对面那个姑娘,竟如同自然躲避一般的……往左面避让了一下。‘啪’

接下来,一把手枪被麦凡拍在了案几之上。

“呀!”毫无准备的的莹莹尖叫了一下,就赶紧捂住了嘴巴。

“这位……什么意思?”坐在对面的浅浅却是扫了这把枪一眼,抬起手,将对准她的枪口,推到了另外一个方向。

麦凡的试探结束了,他笑盈盈的又把抢收了回去。

“浅浅姑娘也看出来了吧,这枪没开保险。”

“就好像是我这个人一样,有做事儿的心,却没做事儿的胆。”

“今天,在学校里有几个耍的好的朋友,跟我说了:一条路线,一个时间,一场宴会,几个出口。”

“怂恿我一个纨绔,带这条枪进去,去办一件大事儿。”

坐在对面的浅浅深吸了一口气:“什么大事儿?”

麦凡搔搔头,吊儿郎当的摊手:“要我刺杀什么大特务。我们那个社长说了。若是能干掉他,我就是一等一的大英雄。”

“可是这事儿,我在这里睡了一觉,就感觉怕了。”

“他们把这事说的太简单了,可是这事儿若是失败了,死的就我一个人啊。”

“想着想着我就醒了,坐在这窗边吹了一阵冷风,也就想明白了。”

“凭什么呢?这么危险的事儿只有我一个人去执行呢。”

“可是真想明白了吧,反倒是骑虎难下了。”

“若是我放弃了这次刺杀,那些人肯定会说,是因为我一个人的临阵脱逃,导致了全盘计划的失败。”

“凭什么呢?”

听到这里,浅浅叹口气:“是呢,这又是凭什么呢?”

“只是这位小爷,这种事儿您跟我这个不相干的女人,说了又有什么用呢?我又能帮你什么事儿呢?”

说完,浅浅仿佛十分疑惑,抬起她的眼眸,专注的盯着麦凡,等待他的一个答案。麦凡往椅子上一仰,笑的意味深长:“嗨!我找你肯定是因为你有地方能帮我的啊!”

“你应该听到莹莹谈到过我的,这院子里的人也都知道我的出身的背景。”

“我这是被人赶鸭子上架了。我那帮同学,这TM的就是在害我呢。”

“兰梦瑶那个小娘们,可能被我给纠缠的狠了,还以为我真的要将她娶回家吧?”

“我一个大商人的独子,娶她一个穷酸落魄老秀才的女儿,还辱没她了不成?”

“她可真是个装纯情的蛇蝎,还不如我的莹莹来的实在真心。”

“我若是为了这样的女人一头栽进去了,那才是真成了海上市的笑话了。”

“所以我才特意找浅浅姑娘过来说这一番话……”麦凡特别坦荡的回望了过去:“想求浅浅姑娘帮一帮我。”

喜欢反派就很无敌

Tip:拒接垃圾,只做精品。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。
章节有误,我要:报错
play
next
close
X