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724章 莫名约战

听书 - 我独仙行
00:00 / 00:00

+

-

语速: 慢速 默认 快速
- 6 +
自动播放×

御姐音

大叔音

萝莉音

型男音

温馨提示:
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?
立即播放当前章节?
确定
确定
取消
全书进度
(共章)

卷六名扬神州

第724章莫名约战

姚泽闻言一愣,连忙回头望去,目光一缩,不过很快就笑了起来,一位身材高大的白衣修士正满脸讶色的望了过来,一头银光闪闪垂直的长发披在肩上,棱角分明的脸让人印象极为深刻,正是久违的长孙安!

“长孙师弟,真是好久不见,上次在那血湖空间里,师兄可是担心之极,没想到师弟竟先脱身了,可喜可贺。”

长孙安眼底闪过一丝怒意,这小子太坏了,自己当初避战而走,每次想起来都会郁闷之极,没想到这小子专提起这一段,不是诚心想坏自己的道心吗?

他脸上突然露出笑容,“姚师兄,这次魔界来人,听说你可是大出风头,据闻魔界的好多圣真人前辈都对你念念不忘,师弟还真的要好好祝贺你。”

姚泽听了,心中也是一紧,现在魔族人虽然撤退,通道入口也封住,可魔界过来几个人应该很轻松的,自己和黑衣在四个大陆都搞出了动静,那些魔族人还真的不一定放过自己。

长孙安这小子更没安好心,他提醒自己,是想让自己坐卧不安。

两人暗藏机锋,不过对明圣宗那一段似乎都忘记了,旁边一位满脸络腮胡的中年修士却对东方云笑着打招呼,“阿云,来了也不上去,是不是二哥那里灵茶不好?这位是……”

东方云这才过来对长孙安点点头,又把姚泽介绍给那中年修士,原来这位正是这间商铺的主人,端木二龙。

“端木族长一共有八位儿子,从一龙叫到八龙,其中前三龙都是元婴修为。”

姚泽正寒暄着,心底却传来东方云的传音,忍不住嘴角抽动了一下,这位族长也太狠了,难怪整个家族人口如此之众。

端木二龙眼中闪过异彩,不过没有多说什么,转头喊来一位掌柜模样的人,“这两位的消费全部算我的。”

看着两人离去的背影,姚泽的脸上露出一丝耐人寻味的微笑,没想到刚来这里就碰到了长孙安,接下来自己肯定不能安宁了。

元婴傀儡无法购买,姚泽也失去了兴致,不过还是由东方云带着,在一家商铺内买了两个妖兽镯,这妖兽镯自然无法和青魔囊相比,光头分身也不能时刻把妖兽放在外面。

百草厅在这里当然也有商铺,东方云把他安顿下来,径直忙些事务,姚泽却陷入了沉思中。

无论从哪里算起,长孙安都会置自己于死地,还有东方虓,现在自己和东方云站在一起,他们的族规不得对对方下手,可对于助手可没什么限制。

看端木家族的势力,就知道四大家族何等恐怖,这两大家族同时对自己不利,他感觉到有些压力,如果只是自己一个人,大不了一走了之,可牵扯到东方云,此事就有些麻烦。

百草厅在这里是座三层高楼,姚泽就在最顶层坐着发呆,突然眉头一动,右手对窗外一招,一个鸟形符咒就飞到了身前,随着手指点去,一道沙哑的声音响起,“城外东,伏鬼坡。”

听到这莫名其妙的传讯,姚泽眉头微皱,嘴角露出一丝冷笑,刚刚还在想着此事,现在就开始动手了。

如果待在城池里不出去,谅他们也不敢在这里动手,可姚泽也不是藏头露尾的性格,想对自己不利的人,自然要把他们打怕了!

伏鬼坡具体在什么位置,他也没有细打听,身形在高山峻岭中闪过,只要不是后期大修士,他又何惧?

刚向东飞行了百余里,一道黑影就在前面出现,不过那人没有停下来,而是在前面疾驶,似乎在带路一般。

“是他!”姚泽一眼就看出此人在不久前见过,正是在南宫骏驰的龙舟上端坐的黑影,不由得一愣,“难道不是东方虓或者长孙安派来的?”

那黑影一直朝东飞着,姚泽心中狐疑,不过还是决定跟过去看看。

夜风拂面,天空那轮幽月的照映下,树影婆娑,前方那道黑影就如同一道幽灵一般在山间穿越,显得十分诡异。

两个时辰以后,他的身形就落在一处山坳里,十丈外那个全身被黑袍裹住的身影静静地站在那里。

“你是何人?找我有事?”

离近了才发现,此人身上有股怪怪的气息,姚泽试探着问道。

没想到对面黑袍人根本就没有说话的意思,一股凌厉的气息冲天而起,姚泽只觉得皮肤一阵刺疼,他心中一紧,“杀气凝实!”

自己的身体早如法宝一般坚韧,竟隐约有刺疼的感觉,就如同当初自己的破军赤气一般,这种杀气需要无数次的杀戮后才可以出现凝结。

只是还没容他多想,一把幽黑的飞剑无声无息地迎面刺到,姚泽心中一惊,这修士竟擅长偷袭之术,他没有硬接,而是双手在身前一撕,一步踏出,身形已经消失不见,那黑剑就刺在了空处。

“咦?”那黑袍人似乎有些惊讶,身形跟着晃动,消失在原地,而姚泽刚好从他原来站立的地方露出身形。

这人不简单,竟不给自己一丝机会,姚泽的脸色有些凝重,右手一指,一道金色闪电划破夜空,无数的金色云朵凭空出现,伴随着“噼啪”爆破声,整个山坳都充斥着金色雷霆。

黑袍人也被这么浩大的声势给震住了,藏在袍袖里的双手掐诀,一团黑雾从身上冒出,腾空而起,径直朝金云迎了上去,山坳里立刻弥漫着一阵腐败的味道,同时黑雾里还不时传出鬼哭狼嚎的可怖声音,忽远忽近,让人听了都直起鸡皮疙瘩。

姚泽听了也是一愣,“黑雾有古怪!”原本打算祭出的紫电锤就停了下来,凝神望去,诡异的一幕出现了。

原本声势浩大的金云一碰到黑雾,竟如同受到惊吓,不停地消散。

姚泽眉头一皱,面露一丝警惕,原本和自己心神相连的扶桑雷剑竟运转呆滞起来,同时附着在剑上的那丝神念似乎受到干扰,和雷剑的联系竟开始削弱。

“这黑雾竟可以污秽宝物!”

姚泽眼中闪过厉色,冲着雷剑方向一指,同时口中轻喝一声:“咄!”

立刻,原本飘散的金云闪烁出金光,“轰隆隆……”雷鸣声此起彼伏,原本蕴藏在扶桑雷剑中的雷电之力释放出来,道道金色弧线直接击在那些黑雾之上。

一时间黑雾中那些鬼哭狼嚎的声音更响,大片的黑雾接触到金光,就如同遇到阳光的薄雪一般,直接消融,很快山谷内的黑雾就稀疏起来。

那黑袍人身形朝后退了一步,袍袖扬起,所有的黑雾逃也似的飞了回去,一阵嘶哑的声音响起,“雷电之力!”

语气中含着震惊,可姚泽听在耳中,就如同毒蛇嘶鸣,很不舒服,他用手拂过雷剑,见弯曲的剑身上有几处麻点,心中一动,有些惊讶地说道:“你是毒修?”

毒修和莲、香两位夫人用毒有些不同,莲夫人她们本是妖修,体内都天生带有毒囊,举手投足间,毒素收发随心,而毒修在修真界比较少见,他们收集天下剧毒之物,配合一些毒药一起炼化出毒气,修炼吐纳之时,毒气随着灵气一同进入经脉之中,再用体内真火加以炼化,达到与本身的真元合而为一。

据说这种毒修练至最高境界时,体内法力已经无色无味,其中所含蕴剧毒,不但污秽法宝,连修士沾到也是即死,端的阴毒非常。

不过毒修在修炼时,经脉吸入毒气,首先要毒蚀自身,那种痛苦也不是一般人可以忍受,正常人也不会去先做这种自残之事。

这把扶桑雷剑看来要重新炼化才行,此时他看向那黑袍人的目光已经有了不同。

此人修为也不过是元婴初期,可这种毒修,一般的中期修士也不敢轻撄其锋,法宝遇到那毒气反而会被污秽。

随即收起雷剑,左手翻转,一块兽皮就出现在手中,银色的毛发里夹杂着丝丝金色,上面散发着古老的气息。

黑袍人似乎也对这兽皮有所忌惮,袍袖微抖,一道黑光从袖口飞射而出,化作一面黑色盾牌挡在了身前。

姚泽似乎没有看到这些,随着右手对前一指,兽皮突然一阵电火花在跳跃,滚滚雷声从天际外响起,黑袍人看到这等威势,也心中发寒,不假思索地一张口,喷出一团乌黑的液体,腥臭无比,盾牌吸收了液体,一时间发出刺目的光芒,转眼间,一阵惊天动地的响声在山坳里炸开。

“轰……”

盾牌闪烁片刻,很快暗淡下来,黑袍人心中松了口气,抬头望去,只见对面已经空无一人。

黑袍人明显一愣,但他修炼至今,一直在生死边缘磨练自己,自然知道该如何防御,丝毫没有迟疑,右手在那黑盾上再次一点,一道黑色的光幕猛地扩散开来,直接挡在了身前。

“砰”的一声巨响,一只流光溢彩的拳头狠狠地砸在盾牌中间,黑色光幕似冰面一般,直接碎开,再看姚泽的身形刚浮现而出,法宝易污,他竟直接动用了拳头!

黑袍人借着巨力,身形踉跄着急速后退,三丈外才勉强站住身形,低头望去,黑盾中间有道巴掌大的裂纹,他忍不住一声惊呼,“你是体修!”

喜欢我独仙行

Tip:拒接垃圾,只做精品。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。
章节有误,我要:报错
play
next
close
X