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748章 形势逼人

听书 - 我独仙行
00:00 / 00:00

+

-

语速: 慢速 默认 快速
- 6 +
自动播放×

御姐音

大叔音

萝莉音

型男音

温馨提示:
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?
立即播放当前章节?
确定
确定
取消
全书进度
(共章)

卷六名扬神州

第748章形势逼人

三人在亭子中间重新坐定,关于东方池的信息,扈大师看来是下了一番功夫。东方池作为元婴中期的修士,在家族里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,如果说他有什么弱点,应该就是他的那个儿子东方汇了,这小子从小就被宠坏了,坏事做尽,在家族都无法立足。

东方池想办法把他送到了仙剑宗,如果东方汇有些风吹草动的,那东方池肯定会拍马赶到的。

姚泽听后点点头,仙剑宗在大陆的最北端,北邙山上,如果真的控制了东方汇,这事还大有可为。

“此事我可以答应下来,不知道需要什么凭证吗?”

扈大师明显十分激动,蒙脸的丝纱颤抖不已,“如果前辈拿回来那把灵蛇剑,就算兑现承诺。”

炼制灵甲需要月余的时间,姚泽决定在这里等待,不过一想到这位娇滴滴的柔弱女子竟是位炼器大师,他心中觉得有些怪异,如果像千机老人或者阚大师那样才对。

自从姚泽答应为扈大师报仇之后,南宫媛对他的印象也大为改观,主动提出陪他游览一番,姚泽正想着怎么和她缓和关系,自然求之不得。

南宫媛的性格如同她的打斗一般,都是爽快之极,特别是从弟弟那里知道那位黑袍护卫都被他给灭了,更是对他敬重有加。几天过去,姚泽竟觉得很是投缘,第六天开始,两人直接来到城外三百里的荒山之上切磋起来。

虽然不动用灵力,姚泽的力量也是恐怖之极,南宫媛越打越是心惊,原本她是极为自负的,整个神州大陆的年轻一辈都被她揍怕了,现在遇到对手,也是兴奋莫名。

黄泉墟在南宫家族的西北两万余里,四周绵延近千里的大山,姚泽看到这里竟是一片残垣断壁,一时间愣在那里。南宫媛解释说这里原本是一处世俗界的聚集地,多年前竟然遭受了兽潮,等南宫世家派人过来灭杀妖兽之后,这里的凡人早被屠戮殆尽,数百年过去,黄泉墟也慢慢叫开了。

姚泽没有唤出江河,他围着这黄泉墟转了半响就离去了,等百草厅的事情了结之后再来不迟。

一个月的时间很快就过去,等姚泽拿到一件薄如蝉翼的灵甲时,也忍不住赞叹不已,上品法宝!那位阚大师都没有把握做到的事,这位扈大师竟轻松地完成了。

灵甲穿在身上,根本就没什么感觉,炼化之后,心中微动时,连头脸手脚都被一层青光笼罩住,端的神奇。

三天以后,姚泽和南宫媛就已经出现在仙剑宗的坊市。

姚泽的想法是抓住东方汇,引诱东方池过来,自然可以解决掉,只是这么热闹的事,南宫媛怎么可能错过?

两位元婴大能走在坊市里,还是太引人注目,两人都把境界压制在金丹初期,就在坊市里闲逛起来。

仙剑宗作为大陆上有数的门派,自然弟子众多,所有的修士都是白衫飘飘,当然按照修为的高低,在衣衫的袖口上绣上不同的金剑,姚泽看到那些炼气期修士都是一道金剑,而筑基期弟子绣上两道。

两人一时间没有想好,怎么可以找到那位东方汇,不过南宫媛对购买东西和江火有的一拼,只要看着新奇,直接买下,好多东西根本就用不到,她也毫不在意。

姚泽也没有阻拦,只在那里随意看着,突然他眉头一动,似乎听到“九叶天香花”,脸上不动声色,却凝神听去。

谈论的是两位中年男子,都有着结丹期大圆满的修为,一人身着白衫,袖口绣着三道金剑,显然是仙剑宗的弟子,而另外一位却身着皂袍,满脸的络腮胡须,声音洪亮,那“九叶天香花”就是此人所提。

不过似乎在担心什么,两人环顾下四周,竟嘴皮微动,直接用传音入密法术,姚泽只能无奈地摸了摸鼻子。

九叶天香花在修真界应该算是极为罕见,如果这花在千年以上,九片叶子对元婴修士都是极为有用的。

在他遇到明圣宗的太上大长老万俟雄时,就得到一个丹方,烛婴造化丹,其中就有一份药材用到千年九叶天香花的三片叶子,此丹药对元婴修士晋级有着不可思议的作用,就如同金丹修士服用源源破障丹一般。

丹药的功效逆天,可所用的材料大都是修真界难寻之物,当时他看了也就没有在意,没想到会在这里遇到其中的一味。

不过相比较而言,姚泽更看重的是那朵花蕊。

紫皇蜂后已经吞噬了不知道多少妖丹、元婴体,迟迟找不到突破的契机,天下的奇珍异宝又到哪里去找?可如果有了九叶天香花的花蕊,一切就会不同。

他站在那里,等了许久也没有再听到二人说话,眼见他们要离开,连忙朝他们走了过去。

那二人觉得异常,都一起转身望了过来,脸上露出疑惑,明显没有见过这位蓝衫修士。

“两位道友请了,在下是来自东方世家的燕北,想拜见我们家族的东方汇,不知道怎么才能找到他?”

那白衫修士眉头一皱,“你找汇少?恐怕有些难度,汇少已经被大长老收为入室弟子,三年前就被送到天外天历练,谁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。”

“哦,是这样……”姚泽难掩心中的失望,转头对那位皂袍修士点头示意,然后告辞而去。

那皂袍修士虽然感觉有些奇怪,不过一位结丹期初期修士也不会放在心上。

南宫媛听到东方汇的消息,也是大失所望,再也没有闲逛的心思,两人走到街道上,姚泽直接把“九叶天香花”的事传音给她。

“啊?真的?”南宫媛一听也是瞪大了俏目,竟失声叫了出来,连忙又用手捂住嘴巴。

南宫世家富甲一方,自然不会缺少宝物,可对于“九叶天香花”这类天材地宝,也是极为稀罕的。

南宫媛连忙嘴皮微动,“那人呢?怎么不直接抓住?”

没想到她竟如此暴力,在这仙剑宗的地盘可以随便动手吗?南宫媛似乎也知道不妥,连忙吐了吐舌头。

姚泽没有多说,只管朝坊市外行去,然后飞到百里外的一处山头上停了下来,一路上南宫媛都没有多问,知道他应该有些对策,等看他停住,终于忍不住开口问道:“怎么样?那人现在在哪里?”

“等会吧,那些人还没有离开坊市。”姚泽若无其事地找块巨石坐了下来,似乎胸有成竹。

“还没离开?你怎么知道他会朝这个方向?”南宫媛满脸的疑惑。

“哈哈,我在他们身上做了一点小手脚……”

南宫媛恍然大悟,也兴奋地在旁边坐下,不过随手扔过来一件东西。

姚泽随手接过,竟是一个尺许长的船型符咒,不禁有些疑惑,“这是……”

“我弟弟给的,以后你们两清了。”

姚泽摸了摸鼻子,当初打打杀杀的,觉得很正常,现在熟悉之后,再拿这些有些怪怪的,不过他还是随手收起来,“听说你是魔皇宗弟子?长孙安这个人你了解吗?”

“他?从小我就一直揍他,到现在他见了我腿都打颤,你说我了解他吗?”南宫媛似乎想起了好笑的事情,竟笑的眉眼弯弯。

姚泽犹豫片刻,还是开口问道:“他有什么弱点?”

“弱点?”南宫媛烟眉微蹙,思索了一会,直接摇了摇头,“其实这个人心机最深,每次打斗的时候,我都觉得他似乎留了一手,被揍的鼻青脸肿的时候,也不使出全力。还有这个人从不主动出手,很会忍,一般都在后面算计,当然他只要出手,就是雷霆一击!比如他有两位哥哥,每次他都表示不去争族长之位,任二人斗的头破血流,可等他这次从岭西大陆回来之后,竟亲手废了两位哥哥的修为,直接圈养起来,现在整个家族再没有一丝反对声音。”

姚泽点点头,面色看不出什么变化。

南宫媛停顿了片刻,又接着说道:“上次我给你说的,三大家族都在想办法对付你,一点也没有夸大。东方虓这个人也很有心机,本来东方云从小就说过放弃族长之位,可东方虓竟提议必须按族规进行一番争夺,你知道他为什么这么好心?原因竟是他的母亲非常痛恨东方云母女二人!而东方虓亲手灭杀了东方云的母亲之后,又想把东方云一点点逼死!你说这样的人到底是什么心态?”

“那东方云的父亲都不问吗?”

“他?呵呵,这些人都是冷血之极,除了修为,什么都可以舍弃!现在东方虓的外祖父也是位元婴后期的大修士,是东方家族的大长老,那些长老会的成员,至少有七成是支撑东方虓的,此时你突然出现了,可以说矛头全都对准了你。”

姚泽听了,久久不语,眼中不时闪过精光,显然局势早就是最恶劣的那一种。

南宫媛也忍不住叹了口气,“我如果是你,现在就会离开神州大陆,也许你对付一位元婴中期修士有些手段,可如果三四位呢?甚至大修士亲自出手,你想走还能走脱吗?”

喜欢我独仙行

Tip:拒接垃圾,只做精品。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。
章节有误,我要:报错
play
next
close
X